之一

晚間,步出公司,一陣風襲來,頗有涼意。

這樣的溫度,恰到好處的微冷,沒有太過與不及,
彷彿是安排好的溫控,讓我想起大度山的風。

每到秋天,總特別容易想到大學時代,
不只是回憶,還有溫度、味道、風吹來的感覺,以及當時常聽的音樂。

人的記憶很奇妙,可以藉由一點點媒介,
拼湊成一個完整的場景,一段以為早已經遺忘的對話。
一切好像原來就在那裡呼喚著你,等著你提供最後一片拼圖,讓它完整。

可這樣同時,我也懷疑起那些記憶,真實度剩下多少?
有多少是我的大腦重組、編造的結果?

 

之二

秋天,常會讓我想起一位現在遠在美國的友人。

他是個非常敏銳而溫柔,聰明且貼心的男孩,寫著一手好文章,
常常讓我忘了他是學生科,而不是學文學的才子。

與他相識,也是秋天。

他常說,我的文字有秋天的味道。

但,秋天究竟該是什麼味道?

 

之三

「少年不識愁滋味,愛上層樓,愛上層樓。為賦新辭強說愁。
   而今識盡愁滋味,欲說還休,欲說還休。卻道天良好個秋。」

年少時,雖知道辛棄疾這闕詞的意思,
但能體會真是等到這幾年,才越來越有這樣的感觸。

於是,年少時,常在網路上發表文章;而今卻總習慣沈默。

沈默,原來是一切最好的回應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urplemoon46 的頭像
purplemoon46

purplemoon46

purplemoon4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