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.jpg


這篇文章,是向林懷民老師以及雲門過去、現在與未來的舞者們,致上我最高的敬意。

 

噓。你聽,是否聽到陳達的《思想起》隱約傳來?那是雲門的舞者正在舞著數百年前先民初至台灣篳路藍縷,以啟山林的堅忍勇氣。

1973年,一個剛從美國留學回來的青年,憑著滿腔熱血,創立了台灣第一個現代舞團「雲門」;理想與現實常是相違背的狀態,他們沒有錢,也看不見光明的前程,更需面對父母家人的不諒解,卻依舊堅持著用汗水、淚水和血水寫下雲門近四十年的歷史。

瞧,那花謝花飛飛滿天,鵝黃的、粉紅的、亮藍的,交織成「假作真時真亦假,無為有時有還無」的紅樓夢,那充滿生命榮枯轉折的華美夢境,已無緣再親眼目睹。

1988年,雲門創立15年,表演藝術的大環境始終未見改善,於是在澳洲史波雷特藝術節演出後,在許多的無奈無力下,雲門宣布解散。

金黃色的米在舞台上搖曳著光亮,喬治亞民歌在輕聲吟唱著,《流浪者之歌》舞著河的流轉、風的變化、時間的永恆,一切都靜默了。

1991年最令人欣喜的新聞,莫過於雲門復出,那是一種熱情、一種堅持,是許多人的鼓勵感動累積而成的結果。

巴哈的無伴奏大提琴曲響起了,月光下、水流中,舞者的身體如花,綻放。水面上的、月光下的,印著的看到的究竟是誰?是鏡花水月總成空,是繁華過盡後的一絲清明。

雲門四處巡演,曾經經歷過九十天七十二城七十三場歐洲巡迴演出,曾經歷過全員食物中毒卻咬牙上台…他們在國際舞台上聲名大噪,卻從未忘過每年在台灣舉辦的公演,將這些美好與感動帶給家鄉的人。

屏氣。凝神。那氣韻流動,那呼吸吐納,那淋漓飄逸,是舞者的舞姿,還是懷素、張緒揮毫的剪影,讓人逐漸無法分辨。

2008年大年初五,雲門在八里的排練場發生火災,多年心血付之一炬,透過新聞畫面才知道,原來享譽國際的知名舞團多年來竟僅能屈就鐵皮屋排演,原來表演藝術的大環境從來沒有真正改變過。

十二萬多的日子過去了,雲門的舞者一代一代繼續用著他們的青春,他們的熱情,為這片土地帶來一絲美善;林懷民老師或許曾經歷過挫折、徬徨與掙扎,但依舊憑著一股堅持,不斷躍進向前。

他說:「這本書,如果幸運的話,希望能觸動了某個容易執迷的年輕人,引發他異想天開的憧憬。」

若你曾失去夢想,若你曾猶豫掙扎,若你對台灣文化藝術還保有一些希望,請閱讀林懷民老師的新作《高處眼亮》,即便來不及參與那曾風起雲湧的藝文盛世,但看著這帶著溫度的文字,以及用生命去守護的堅持,將能為你帶來一些能量、一些希望。

 

最後,請給我一點工商廣告時間。

今年十一月,雲門即將演出「流浪者之歌」與新作「屋漏痕」,我們或許無法像財團提供各藝文團體大幅的資助,但至少可以用實質的行動支持他們的演出,給予我們出自內心的鼓勵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purplemoon46

purplemoon4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