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一

夜又深了。
遠處的街燈閃爍不定,搖曳著一列輝煌。

一個人的夜,總不愛開燈。
外明內暗,其實很像在看一個人。

看得到一個人的外在種種,看不清一個人的心。


之二

從什麼時候開始,愛上擦地板這個動作?
彷彿藉由清掃,可以把心裡面的一些什麼也跟著清理掉。

如果真可以這樣,多好?

依舊停在「時時勤拂拭,勿使惹塵埃」,
到何時才能參透到「本來無一物,何處染塵埃」?

之三

很想去遠方流浪。

但世界的盡頭彷彿都不夠遠,
心的距離彷彿都不夠近。

遠與近的關係,要怎麼平衡?

創作者介紹

purplemoon46

purplemoon4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